<em id='cOFLAQlTC'><legend id='cOFLAQlTC'></legend></em><th id='cOFLAQlTC'></th> <font id='cOFLAQlTC'></font>

    

    • 
         
         
      
          
        
              
          <optgroup id='cOFLAQlTC'><blockquote id='cOFLAQlTC'><code id='cOFLAQlTC'></code></blockquote></optgroup>

          <span id='cOFLAQlTC'></span><span id='cOFLAQlTC'></span> <code id='cOFLAQlTC'></code>
            
                 
                
                  • 
                         
                    • <kbd id='cOFLAQlTC'><ol id='cOFLAQlTC'></ol><button id='cOFLAQlTC'></button><legend id='cOFLAQlTC'></legend></kbd>
                      
                         
                         
                    • <sub id='cOFLAQlTC'><dl id='cOFLAQlTC'><u id='cOFLAQlTC'></u></dl><strong id='cOFLAQlTC'></strong></sub>

                      铁力

                      2019-09-21 20:35:50 来源: 中国政府网
                      【字体: 打印

                      铁力春、秋、夏,群花争艳,每一朵花都争相伸展身姿,贪婪地吸允着清晨的雨露、太阳的光芒。浓浓的想起在空气中荡漾,香飘百里,把整个乡间都熏香了,让人浑身皆感轻松无比,令人神清气爽。三九严寒,梅花盛开,群花开的开,落的落,只有梅花在寒风中傲然挺立枝头,纯白的颜色与大雪相融。白雪皑皑中,暴风雪花向它袭去,它仍是无一丝动摇。花蕊绽放着,一股淡淡的香气飘散开来,不似群花香气浓厚,但却总有一股淡雅之味。令人不禁想起王安的诗句:墙角数枝梅,凌寒独自开。遥知不是雪,为有暗香来。

                      喜欢对一件事儿耿耿于怀的人,也会让身边的人很累,他们或许并不想失去你,而你冷若冰霜的脸却总是让人不敢接近。

                      何必多想瞎猜在这明亮至极的空气还如此透亮的阳光照耀下的广场上,谁不是在表演,谁又可以真得表演,你是真得快乐抑或是悲伤都被生活磨光了棱角,只留下那个最真的自己剖析开来在阳光下展现,犹如蒙娜丽莎的微笑达芬奇的密码还有梵高的向日葵,凝固了时光,惊艳了你。

                      并不是所有的春天里,只有哪一个春天分外美丽,是在那一个春天里你正好来了。并不是所有的花儿里,只有哪一朵花儿分外鲜艳,是对于有一朵花儿你正好爱了。

                      终于步入山林,映入眼帘的是那清澈见底的溪流,地势崎岖之处,水流湍急,奔腾着,呼啸着,乍一看去,急促的流水竟是雪白的颜色,映衬着两岸的绿草更加碧绿透亮;平缓之地,水流变得缓慢,好似用尽了所有气力,只慢慢地向前淌去,又低低地吟唱着,水之音充满了整个山涧,为安静的山林带来更多生机与活力。山上怪石嶙峋,姿态万千,有的威武挺立,有的小巧精致,有的光滑如玉都好像经过精雕细琢一般,让人不由惊叹大自然的神奇。巨石之间有瀑布飞流而下,远远望去似一条飞龙从天而下,气势雄浑。越往上爬,树木更加茂盛,郁郁葱葱,与蓝天相辉映,让人不由的振奋精神。脚下的山间小道上布满青苔,有些许积水,这让我们不得不减缓我们的步伐,一步一步都小心翼翼。同行者手牵着手,共同前行,那紧紧相握的手传递的是一份关心,一份感动,一份情谊。

                      有一天,我们都将明白,原来我们从未懂得珍惜,只有不断错过,直到错过自己一生的时间,来明白活着的真正意义。原来我们毕生想要达到的成功只是想要的结果,无论南北东西,无论故乡在天边还是在心里,一切的得与失都只是一种感受,只有这个过程才是人生。

                      小时候,是因为普遍家穷,吃白面馍馍是奢望,吃窝头是无奈,那时的窝头只能是一合面的地瓜面窝头,再好些是二合面的地瓜玉米面的窝头,平常吃的都是菜窝窝居多。虽说现在条件好了,偶尔吃个窝窝头当点心差不多,要是每顿必吃,恐怕就回到旧社会难以下咽了。

                      本来是想要叹息岁月的匆匆,只是我却发觉脚步的沉重。本来就是一无所有,只是我一直在追求,想要拥有,想要变得长久。回头的瞬间,只是看到岁月的回旋,像雾一样旋转,而我还是一无所有;岁月露出了笑靥,而风在摇曳,这是对我的嘲笑?还是对我的讥笑?心在慢慢地触动,而情却变得越来越浓,是我的心变了?还是岁月在改变?只是那些风中的沉重,在不断地升腾,如雾一样,在我的身边不断彷徨。

                      铁力坐上高铁看窗外嘉陵江逆流而过,家人给我说,她在天门山凌霄台等我们的时候,看见一个有趣的事。一个大妹子领了二个孩子也在天门山游玩。由于地面湿了很滑,最小的男孩子(约三岁样子)摔倒了。他望望没人注意他,就自己爬起来。然后走到女孩(女孩约有七八岁)面前大声哭,女孩没理他。他哭了过了一会儿发觉没结果,又跑到他妈面前,望着妈妈的脸哭。他妈妈早看见了,但自始至终就是不理他。无奈之下,他就自己擦了眼睛不哭了,自已捡了个树叶自个玩去了。

                      谁家烟台惹了清影,起舞了一水的波澜,窗外的烟雾空,一叶扁舟摇摆而过,你的身影淡入淡出这夜色的诗集,声声琴瑟拂落了杏花,一曲笙歌没落了星光,与风同起的,是心儿的流光,与云俱散的,是灵魂的旋律,执一笔清欢,写下唯美如初的文字,爱在将来,与灯影等一人,守一生;在回首的过往中,留下足迹遇到一个梦,拥有着的才是真实,遗留下一朵飞扬的浪花,让细雨肆无惮忌地打在窗上,逝去风尘,清新脱俗。

                      当你停留过了头,原来缘已远走。一生的游走,不安的相守,从未想过所谓停留,可缘分她牵住了你的手,抑或是短暂的扣留却不见得会拥有。拥有,对世人来说是多么期盼的驻守,可仓央又选择了后半生逃亡中的自由。

                      那年寒假,我偷偷跑到姑姑家,把姑父拉到僻静处神秘兮兮的说:姑父,咱俩商量个事。姑父说:什么事啊,你说。我说:以前过年,你只给我一百压岁钱,今年能不能多点?姑父说:嘿,我头一回听说压岁钱还能主动要求加薪的!你想要多少,两百够吗?我伸展开右手,说:五百。姑父变了脸色,说:你个小屁孩,动物世界看多了吧,还学会狮子大开口了?你要那么多钱干吗?我说:我不光为我自己,我这是在帮你赚钱呢。姑父不解道:帮我赚钱,怎么个赚法?我说:你想,你给我五百,我爸妈就得给表哥和表妹每人五百。我爸那么要面子,肯定不会小气到一人给两百五的,这数字,多不好听啊。这样一去二来,你不净赚五百了吗?姑父眉开眼笑,说:你个小滑头,亏你想得出来!你爸这人吧,样样都好,就是抠门,你不知道让他买一次单有多难。你这法子好,我可以趁机敲他一笔。那事成之后,你想要什么?我说:我什么也不要,你给我那五百块钱就够了。姑父老奸巨猾的说:我不信。不和你吹,我阅人无数,看人从来没看走过眼,何况你还在我眼皮子底下长大,凭我多年对你的观察,你不是个贪财之辈。你这种胳膊肘往外拐的行为,一定隐藏了你真正的目的,老实交代!我狡辩道:这哪算胳膊肘向外,咱都是一家人,充其量只能算财富的内部转移。姑父说:别扯开话题,说重点。我倒是低估了这老小子,居然还刨根问底起来了。为了远大计划的顺利实施,我只好俱陈以实。完了我说:你帮不帮我?姑父哭笑不得地说:帮,互利共赢的事,我当然帮。我说:那你得替我保密。姑父可能已经开始想象过年发红包后我爸妈的表情,一阵偷笑,说:保密,一定保密。你真是你爸的亲儿子!我知道姑父这人有些没谱,依旧有些不放心,所以学着电视剧里大侠的模样,再三确认道:一言既出。姑父说:驷马难追。然后他伸出右手说:合作愉快。我握握手,回家去了。

                      只我是难做君子之人,就便可以轻轻松松地走到南湖身畔,深深地嗅上一口湖上清新,而后张开双臂,由着它舒展到全身的血脉中去,而后,便以为自己轻得可以去飞了......当然,我不能,就如湖上那轻盈的石舫,在乱叶的浮动下,仿佛已然拔篙起航,被柔波送走,当然,它也不能,它依旧只能去做着不系舟的等待,等待......而它又在等待着谁呢?或许是杜牧之,或许是郑板桥,由着他们的才情撑舟而去,然后载着他们去做十年一觉的扬州梦;而也或许只是清风,只是明月,只是每年的这个时节绽放的荷花,拂过的荷香而已。

                      【我要纠错】 责任编辑:
                      回到顶部